<thead id="fd7lx"></thead>
<cite id="fd7lx"></cite>
<menuitem id="fd7lx"></menuitem>
<var id="fd7lx"></var>
<cite id="fd7lx"><video id="fd7lx"><menuitem id="fd7lx"></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fd7lx"><video id="fd7lx"><menuitem id="fd7lx"></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fd7lx"></cite>
<menuitem id="fd7lx"><strike id="fd7lx"><thead id="fd7lx"></thead></strike></menuitem><cite id="fd7lx"></cite>
<menuitem id="fd7lx"><video id="fd7lx"></video></menuitem><ins id="fd7lx"><span id="fd7lx"><menuitem id="fd7lx"></menuitem></span></ins>
高校人才網—國內訪問量、信息量領先的高層次人才需求信息平臺。
當前位置:高校人才網>人事動態>高校資訊>

如何打造高水平有特色的“新師范”

時間:2021年04月26日 作者:徐倩 來源: 中國教育報

 

【核心提示】

師范大學需要突破教師職前培養與職后培訓割裂的教育模式,推動職前培養與職后培訓“琴瑟和鳴”,促進教師專業能力持續成長。——華南師范大學校長王恩科

未來教師怎么培養,師范教育怎么發展,我們必須回歸教育育人本位,通過研究來找準方向,優化和調整師范專業結構,高位整合“學術性和師范性”,推動學生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持續推進一流課程、一流專業、一流拔尖創新人才培養基地建設,全面提升師范教育質量。——西北師范大學校長劉仲奎

在師范教育體系中融入智能教育,不是簡單以開設幾門課程、掌握幾項技術為目標,而是以全面提高師生信息素養和智能水平為目標,促進基于全體、全面、全時空的教與學的能級和效率提升。——華東師范大學副校長戴立益

教育大計,教師為本。作為人才培養的基礎工程,師范教育是提升教育質量的動力源泉。教育(師范)系科近幾年在中國高校正上演著劇烈變革的跌宕大劇。一方面,師范教育被邊緣化的“老問題”倒逼著教育界持續探索從“去師范”到“再師范化”的二次轉型;另一方面,信息技術和人工智能等新技術引發人們對未來師范教育理念、制度和方式等的深度思考。

“老問題”與“新形勢”相互疊加,推動社會對深入推進師范教育體系改革的強烈期盼。事實上,“新師范”也的確是當前教育界探討的熱點之一。在越來越多綜合性大學成立師范學院的背景下,師范院校應該如何聚焦師范生培養主業,打造高水平有特色的“新師范”?師范教育為何新、新在哪、怎樣新?帶著一系列問題,本報記者采訪了多所師范類院校負責人和相關領域專家,探索師范教育的創新之道。

新師范為何“新”

新時代對教師培養提出新要求

2020年,深圳南山外國語學校發布畢業生擬聘名單,20個錄取者中,有19人畢業自清華、北大,只有1人為北師大本碩連讀。綜合性大學培養的學生比師范院校畢業生更受歡迎?這一事件引起了教育界的廣泛關注。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隨著高等教育大眾化政策的實施以及高教管理體制改革的推進,客觀上提升了師范院校的整體實力,但同時也使其陷入了“去師范化”的困境。

目前全國47所師范大學中,明確定位為綜合性大學或高水平大學的有26所,占比為55.3%;定位為綜合性師范大學的有6所,占比為12.8%;定位為師范大學的有15所,占比為31.9%。辦學定位上的綜合化,使得一些師范院?沼“師范”帽子,卻缺乏師范特色。

采訪中,不少專家表示,部分師范院校重科研輕教學、重授課輕育人的傾向較為明顯。“教師教育師范性和學術性的爭論,在世界教師教育發展史上從未停止過。”華中師范大學副校長夏立新認為,二者有效融合和共建高峰才是世界發達國家教師教育成功的共同經驗。只有高水平的教師教育學科,才能筑就高水平人才培養基礎。

除了在認識和政策層面的“弱化”與“退化”外,師范院校自身內涵建設也有待提高。眾多師范院校盡管在教師教育人才培養模式方面進行了積極探索,但這些探索并未觸及根本,單一學科培養、分科教育模式固化等問題沒有得到根本解決。高校師范專業培養了物理、化學、生物等學科教師,但并未有意識地培養能將三個學科打通的科學教師。因此,打通高校師范專業學科壁壘,培養在實踐中可以勝任的綜合課程師資迫在眉睫。

“教師培養體系與新時代教育改革發展需求不相適應,是師范教育當前面臨的一大困境。”河南師范大學黨委書記趙國祥認為,進入新時代以來,信息技術與教育教學深度融合,這對師范類人才的培養理念和模式提出了新要求。而傳統的培養模式由于存在培養體系封閉、課程體系陳舊和教學方法落后等問題,嚴重制約了師范生培養質量的提高。

除此之外,在目前的師范生培養過程中,師德養成教育存在實效性不強、師德知行脫節等諸多問題,嚴重影響了師范生專業化發展進程與未來教師隊伍的穩定性。“加強師德養成教育是當前師范類院校改革的基礎性工程。”西北師范大學校長劉仲奎認為,要用“四有好老師”標準統領教師成長發展,細化落實到教師教育課程,引導教師以德立身、以德立學、以德施教、以德育德。

新師范“新”在哪

回歸師范生培養主業

2018年,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關于全面深化新時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教師隊伍與教師教育的質量提升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視。新師范教育正是以此為背景提出來的師范教育新目標和新形態。

新師范“新”在哪?《意見》為進入新時代的師范教育指明了新的發展方向——“實施教師教育振興行動計劃,建立以師范院校為主體、高水平非師范院校參與的中國特色師范教育體系”。這同時也標志著,師范教育在經歷20世紀90年代“去師范化”之后重新回歸。

“這種轉向不是簡單的‘回到過去再師范’,而是認識到我國師范教育現實和發展規律之后的更高層次的‘回歸’,也有人將其稱為‘新師范教育’。”劉仲奎表示,必須清晰解讀“新師范教育”面臨的新問題,認真尋找“新師范教育”發展的新途徑。

新師范的“新”,體現在標準化和規范化的新型教師人才培養體系。夏立新認為,標準化、規范化是世界發達國家教師教育成功推進的有效經驗,也是近年來我國在教師教育發展中著力推進的一個重要戰略性發展舉措。

事實上,在推動標準化、規范化師范教育體系中,我國初步形成了教師教育發展的中國標準、中國模式、中國實踐。截至2020年,我國已有約4200個本科師范類專業進行了三輪一級監測,483個專業開展了第二級、第三級認證。但高水平師范專業數量還十分短缺,在培養高素質專業化未來基礎教育教師的能力上還有不小的發展空間。

近年來,作為全國人大代表,趙國祥連續在兩會期間建議加快推進師范院校“再師范化”,引起了人們對師范院;貧w教師培養本位的思考。同時,他的提案也得到教育部的回復。教育部在回復中表示,將進一步加大對師范院校的支持力度,提升師范院校和師范專業辦學水平、保障辦學質量,強化培養卓越中學教師的力度,發揮師范院校的“師范”優勢,強化師范院校主體地位和關鍵作用。

“構建新師范教育體系要貫穿培養目標、過程、手段和評價四個方面。”趙國祥認為,目標新,即要培養具有專業素養和家國情懷的高素質專業化未來師范人才;過程新,即要將高質量和高標準作為師范生培養的生命線;手段新,即要在師范生培養中充分引入教育信息化手段;評價新,即師范教育評價應指向師范生專業素養、學習力、研究力、職業勝任力、核心競爭力、終身教育能力等的持續發展。

“‘新師范’是更系統化的師范教育。”華南師范大學校長王恩科認為,師范大學需要突破教師職前培養與職后培訓割裂的教育模式,推動職前培養與職后培訓“琴瑟和鳴”,促進教師專業能力持續成長。

“新師范旨在構建指向‘兩適應三勝任’核心素養的師范教育體系。”華東師范大學副校長戴立益結合該校的改革實踐介紹說,兩適應,是指適應全信息時代變化和適應新時代教育評價改革;三勝任,是指勝任全教育理念下的教育實踐,勝任基于真實問題的教學反思與研究,勝任終身自主學習與可持續專業發展。

綜合來看,“再師范化”的戰略方向不是綜合化的簡單轉向,而是要在綜合化的基礎上走特色化發展之路,回歸師范生培養主業。進一步完善現代教師教育體系,進一步創新現代教師培養模式,進一步構建一流師資素質提升體系,進一步健全新師范教育保障體系,進而“回歸”并“上升”到更專業、更系統、更長效的新型師范體系。

新師范如何“新”

面向教育為本再出發

當前,對新師范教育的探索正處于起步期。不少地方和高校都在摩拳擦掌,朝著完善現代教師教育體系之路前行。

2018年,廣東省教育廳出臺了《廣東“新師范”建設實施方案》,著力建設廣東特色“新師范”,助推廣東省教育現代化建設。實施方案明確提出,師范教育將不只停留在校內4年,還會延展到畢業生上崗后的5年,在畢業時要求做到已知已會,上崗后則幫助他們開發潛知潛能,拓展職業能力。

師范生培養“不只扶上馬,還要送一程”。2019年,華南師范大學印發《華南師范大學“新師范”建設行動計劃(20182022年)》。此外,該校還成立了全國首個教師教育學部,以學部作為主要牽頭部門,與學校教師發展評估院等機構有機聯動,整合校內相對分散的教師教育培養資源,將教師培訓從社會服務功能升級為人才培養職能,把師范生培養和教師培訓都列入學校主要職責,推進職前職后教師培養一體化。

“高校亟待從專業設置范式、學科群、課程群、教學團隊等方面系統地進行師范類專業建設。”劉仲奎結合西北師范大學改革實踐認為,要將學術性與師范性有機結合起來,高度重視教育實習、訓練和培養師范生的教育教學技能,在重視學術水平的同時,突出師范特色和優勢,培養高質量師資。

“新師范”不僅僅體現在內容上,更體現在過程中。西北師范大學從2020級開始,實施新本教師專業能力訓練,訓練內容含一般教育能力、學科教學能力、教育管理能力、教師專業發展能力等四個部分,共10個訓練模塊和24項訓練內容,構建了學校師范生教師專業能力訓練體系。

某種意義上,當前新師范教育改革的方向就是向“教育為本”的再出發。師范類院?梢酝ㄟ^資源整合凸顯“師范”特色,綜合性高校又該如何選擇?

20201月,西南大學重組教師教育學院,全面調整教師教育職能定位,整合師資隊伍和教師教育資源,正式開啟新一輪教師教育綜合改革和一流教師教育學科專業建設。轉型后的教師教育學院將繼續探索綜合性大學框架下的教師教育發展模式,凸顯教師教育優勢特色。

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在全世界范圍內加速了線上教育革命的步伐。史無前例的“停課不停學”,也給師范教育留下了新一輪變革的基因。

“師范教育體系中要融入智能教育,不是簡單以開設幾門課程、掌握幾項技術為目標,而是以全面提高師生信息素養和智能水平為目標,促進基于全體、全面、全時空的教與學的能級和效率提升。”戴立益說。

事實上,信息素養成為未來教師培養必然繞不過的時代素養。布局“智慧+”師范人才培養已經成為大部分高校的普遍共識。華南師大以教育信息技術應用創新促進新型教師教育發展,將教師教育與人工智能等新科技融合,重構教師教育模式。如,研發教師能力AI測評系統,充分利用“人工智能+教師能力發展聯合實驗室”,將“5G+人工智能”用于“新教師能力測評”等教師專業測評。

“‘新師范’為現代化教育帶來新氣象。”王恩科認為,發展新師范教育是貫徹黨和國家決策部署的必然之舉,提升教育現代化水平的必有之義。發展新師范教育,就是要積極探索有中國特色的師范教育新模式,為建立社會主義現代化教育強國夯實人才之基,開拓動力之源。

來源:

http://paper.jyb.cn/zgjyb/html/2021-04/26/content_593704.htm?div=-1

 

更多資訊!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高校人才網官方微信(微信號:Gaoxiaojob)。

推薦信息
熱點信息
少妇人妻偷人精品免费视频,亚洲欧美自拍另类制服图区,青青青国产在线观看资源,99在线精品国自产拍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