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fd7lx"></thead>
<cite id="fd7lx"></cite>
<menuitem id="fd7lx"></menuitem>
<var id="fd7lx"></var>
<cite id="fd7lx"><video id="fd7lx"><menuitem id="fd7lx"></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fd7lx"><video id="fd7lx"><menuitem id="fd7lx"></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fd7lx"></cite>
<menuitem id="fd7lx"><strike id="fd7lx"><thead id="fd7lx"></thead></strike></menuitem><cite id="fd7lx"></cite>
<menuitem id="fd7lx"><video id="fd7lx"></video></menuitem><ins id="fd7lx"><span id="fd7lx"><menuitem id="fd7lx"></menuitem></span></ins>
高校人才網—國內訪問量、信息量領先的高層次人才需求信息平臺。
當前位置:高校人才網>求職資訊>就業形勢>

就業景氣度回暖,國企就業競爭最激烈

時間:2021年04月26日 作者:智聯研究院 來源: 智聯研究院

 

2021年一季度招聘需求人數增幅小于求職申請人數,CIER指數環比季節性下降。同比變化方面,國內疫情形勢基本穩定,經濟逐步復蘇的影響下,本季招聘需求人數增幅大于求職申請人數,CIER指數高于去年同期水平。

利用季節分解法,剔除季節因素影響和不規則波動,2012年二季度以來,CIER指數(趨勢及周期成分)經歷了兩次連續的下降過程,第一次為2015年二季度至四季度,第二次為2017年四季度至2020年二季度,下降過程持續了十一個季度。但自2020年三季度起,CIER指數(趨勢及周期成分)開始企穩,至本季度已連續三個季度回升。

基于計量模型的預測顯示,2021年二季度的CIER指數(周期成分)將略高于2021年一季度,且高于去年同期水平;CIER指數(趨勢成分)將略低于一季度,CIER指數(季度因素)將略高于一季度。綜合來看,在季節因素和周期因素共同作用下,2021年二季度CIER指數將高于一季度;同時,由于周期因素的影響,2021年二季度CIER指數將明顯高于去年同期水平。

分行業來看,本季度中介服務行業仍處于榜首,教育/培訓/院校、專業服務/咨詢(財會/法律/人力資源等)和娛樂/體育/休閑等行業CIER指數也仍相對較高。多數景氣指數較高的行業CIER指數變化與全國一致,環比下降、同比上升;而在線教育行業進入新一輪爆發期,促使教育/培訓/院校行業招聘需求人數大幅增加,CIER指數環比和同比上升明顯。景氣指數較低的行業主要仍為能源/礦產/采掘/冶煉、禮品/玩具/工藝美術/收藏品/奢侈品和環保等,CIER指數環比下降,同比則或下降,或與去年同期水平持平,就業競爭激烈。

分職業來看,本季度技工/操作工職業的景氣指數仍最高,教育/培訓、影視/媒體/出版/印刷和烹飪/料理/食品研發等職業CIER指數也較高。其中,多數職業的CIER指數環比下降、同比回升,教育/培訓職業則受線上教育擴張的影響,招聘需求人數環比和同比均有較大增長,CIER指數同環比均上升。景氣指數較低的職業主要仍為高級管理、采購/貿易和項目管理/項目協調等。與上季度相比,受招聘需求人數減少和求職申請人數增加的影響,CIER指數季節性下降;與去年同期相比,招聘需求人數和求職申請人數均下降,多數職業求職申請人數降幅相對更大,CIER指數上升。

分區域和城市來看,本季度東部、中部、西部和東北地區CIER指數仍呈現依次遞減趨勢,CIER指數環比下降、同比上升。長三角和珠三角地區的二線和三線城市景氣指數仍相對較高,而一線和新一線城市,以及東北地區的二線城市等就業競爭仍較為激烈。與去年同期相比,武漢的招聘需求人數和求職申請人數回升明顯,但由于求職投遞增幅相對更大,CIER指數同比下降。

分企業規模來看,本季度各類規模企業CIER指數均環比下降、同比上升。其中,大型企業CIER指數仍相對較高,中小微型企業CIER指數仍相對較低。分企業性質來看,民營企業CIER指數仍較高,國企就業競爭仍最為激烈。與上季度相比,各類性質企業CIER指數均下降;與去年同期相比,民營、股份制企業和上市公司的招聘需求人數增加,CIER指數上升,國企、合資和外商獨資企業招聘需求人數減少,CIER指數下降。

報告正文

中國人民大學中國就業研究所與中國領先的職業發展平臺智聯招聘聯合推出CIER(中國就業市場景氣指數),反映我國就業市場的整體走勢及景氣程度。該指標采用智聯招聘(zhaopin.com)全站數據分析而得,通過不同行業和職業、不同地區和城市、不同企業類型等供需指標的動態變化,來反映就業市場上職位空缺與求職人數的比例變化,進而起到監測中國就業市場景氣程度變化的作用。

一、2021年一季度景氣指數環比下降、同比回升

1季度求職申請人數、招聘需求人數和CIER指數的變化趨勢

1結果顯示,2021年一季度CIER指數為1.66,低于上季度的1.95。據以往經驗,受春節之后職場跳槽熱和高校畢業生春季招聘期等因素影響,一季度求職申請人數一般會有明顯回升。與上季度相比,本季度求職申請人數增加17.56%,大于招聘需求人數的增幅0.39%,CIER指數季節性回落。相較于去年同期,招聘需求人數增加16.38%,大于求職申請人數的增幅0.08%,CIER指數高于2020年一季度的1.43。

202113CIER指數逐月下降。其中,1月份CIER指數最高,為2.21;2月和3月招聘需求人數環比逐月增加,但由于求職申請人數增幅相對更大,2CIER指數下降至1.64,3月進一步降至1.42。同比來看,本季度1月的招聘需求人數增加2.63%,求職申請人數增加14.97%,CIER指數低于20201月的2.47;2月的招聘需求人數增加24.39%,求職申請人數增加12.03%,CIER指數高于20202月的1.47;3月的招聘需求人數增加22.60%,求職申請人數減少12.16%,CIER指數也高于20203月的1.02。

二、季節性和周期性因素作用下,二季度CIER指數將持續走高

2全部招聘需求人數的分解與預測

2所示為利用計量方法對全部招聘需求人數進行分解和預測結果。利用季節分解法,剔除季節因素影響和不規則波動后結果顯示,2019年以來,全部招聘需求人數(趨勢成分)處于微幅下降過程中。2019年全部招聘需求人數(周期成分)處于明顯的下降過程中,2020年一季度至2021年一季度,全部招聘需求人數(周期成分)處于較為平穩狀態,沒有明顯的走向。

基于計量模型的預測顯示,2021年二季度的全部招聘需求人數(周期成分)將與一季度基本持平,全部招聘需求人數(趨勢成分)將略低于一季度,而全部招聘需求人數(季度因素)則會明顯高于一季度。綜合來看,2021年二季度全部招聘需求人數將略高于一季度,但低于去年同期水平。

3全部求職申請人數的分解與預測

3所示為利用計量方法對全部求職申請人數進行分解和預測的結果。利用季節分解法,剔除季節因素影響和不規則波動后結果顯示,2020年三季度至2021年一季度,全部求職申請人數(趨勢成分)微幅上升,全部求職申請人數(周期成分)持續下降。

基于計量模型的預測顯示,2021年二季度的全部求職申請人數(周期成分)低于一季度,全部求職申請人數(趨勢成分)與一季度基本持平,而全部求職申請人數(季度因素)將略高于2020年一季度。綜合來看,2021年二季度全部求職申請人數將略低于一季度,且低于去年同期水平。

4CIER指數的分解與預測

4所示為利用計量方法對CIER指數進行分解和預測的結果。利用季節分解法,剔除季節因素影響和不規則波動后結果顯示,2012年二季度以來,CIER指數(趨勢與周期成分)經歷了兩次連續的下降過程,第一次為2015年二季度至四季度,第二次為2017年四季度至2020年二季度,下降過程持續了十一個季度。但自2020年三季度開始,CIER指數(趨勢與周期成分)開始企穩,并且至本季度,CIER指數已連續三個季度回升。

基于計量模型的預測顯示,2021年二季度的CIER指數(周期成分)將略高于2021年一季度,且高于去年同期水平;CIER指數(趨勢成分)將略低于一季度,CIER指數(季度因素)將略高于一季度。綜合來看,在季節因素和周期因素的共同作用下,2021年二季度CIER指數將高于一季度;同時,由于周期因素的影響,2021年二季度CIER指數將明顯高于去年同期水平。

三、不同行業及職業就業狀況分析

(一)景氣指數較高和較低的行業

1.2021年一季度景氣指數較高和較低的行業排名

注:跨領域經營、政府/公共事業/非盈利機構、學術/科研和航空/航天研究與制造等行業由于并非主要通過網絡平臺進行招聘,分析時不納入考慮。

1中列出CIER指數[1]較高和較低的行業排名?傮w來看,本季度不同行業間就業景氣極化程度進一步上升,CIER指數最高和最低行業之間的差別倍數為24.9倍,高于上季度的21.6倍與去年同期的17倍。本季度,中介服務行業仍處于榜首,CIER指數最高為7.23,教育/培訓/院校、專業服務/咨詢(財會/法律/人力資源等)、娛樂/體育/休閑和保險等行業就業景氣度也仍相對較高。環比來看,在線教育行業進入新一輪爆發期,線上教育企業呈現井噴式增長,帶來教育/培訓/院校行業招聘需求旺盛,招聘需求人數增加29.29%,大于求職申請人數增幅,CIER指數環比上升。其余行業的CIER指數季節性下降。其中,中介服務、專業服務/咨詢(財會/法律/人力資源等)和物流/倉儲等行業招聘需求人數增加,但由于求職申請人數也增加,且增幅相對更大,CIER指數下降;娛樂/體育/休閑、保險、互聯網/電子商務、電子技術/半導體/集成電路、銀行和外包服務等行業的招聘需求人數則下降,同時求職申請人數或增加或降幅相對較小,CIER指數也低于上季度水平。

同比來看,多數景氣指數較高行業的招聘需求人數大幅增加,求職申請人數增幅則相對較小,CIER指數較去年同期有所上升。特別是中介服務、專業服務/咨詢(財會/法律/人力資源等)、娛樂/體育/休閑、物流/倉儲和銀行等行業,招聘需求人數同比增幅在50%以上,CIER指數回升明顯。保險和外包服務行業招聘需求人數則同比下降,且降幅大于求職申請人數,CIER指數低于2020年一季度水平。

本季度能源/礦產/采掘/冶煉、禮品/玩具/工藝美術/收藏品/奢侈品、環保、電氣/電力/水利、辦公用品及設備等行業景氣指數仍相對較低,就業競爭激烈。與上一季度相比,多數景氣指數較低行業的招聘需求人數減少,而求職申請人數增加,CIER指數下降。與去年同期相比,禮品/玩具/工藝美術/收藏品/奢侈品、辦公用品及設備、旅游/度假和信托/擔保/拍賣/典當等行業招聘需求人數減少,且降幅大于求職申請人數,CIER指數同比下降;環保、儀器儀表及工業自動化和能源/礦產/采掘/冶煉行業招聘需求人數也減少,求職申請人數降幅與之接近,CIER指數變動較;印刷/包裝/造紙行業招聘需求人數則增加25.36%,求職申請人數減少10.25%,CIER指數略有回升。

(二)景氣指數較高和較低的職業

2.2021年一季度景氣指數較高和較低的職業排名

注:兼職/臨時、志愿者/社會工作者、實習生/培訓生/儲備干部和公務員/事業單位/科研機構等職業由于并非主要通過網絡平臺進行招聘,分析時不納入考慮。

由表2可見,2021年一季度就業市場景氣指數較高的職業仍為技工/操作工、教育/培訓、影視/媒體/出版/印刷、烹飪/料理/食品研發和銷售業務等。本季度技工/操作工的排名仍處于首位,CIER指數為17.97。環比來看,受求職申請人數季節性上升的影響,多數景氣指數較高的職業CIER指數下降。而教育/培訓職業的CIER指數逆勢上升,招聘需求人數環比增加35.13%,大于求職申請人數增幅,CIER指數較上季度上升了2.01。與去年同期相比,上述職業的招聘需求人數均增加,特別是技工/操作工、教育/培訓、影視/媒體/出版/印刷和物流/倉儲等職業增幅相對較大,而求職申請人數或增幅較小或下降,CIER指數同比回升明顯。

CIER指數較低的職業主要為公關/媒介、高級管理、采購/貿易、項目管理/項目協調、銷售行政/商務等。與上季度相比,上述職業的求職申請人數均有所增加,CIER指數環比季節性下降。與去年同期相比,多數景氣指數較低職業的招聘需求人數和求職申請人數均減少。其中,公關/媒介、采購/貿易、項目管理/項目協調、銷售行政/商務、物業管理和生產管理/運營等職業的求職申請人數降幅相對更大,CIER指數同比上升;高級管理和行政/后勤/文秘職業的招聘需求人數降幅則大于求職申請人數,CIER指數同比下降。財務/審計/稅務職業的招聘需求人數同比增加3.37%,但由于略小于求職申請人數增幅,CIER指數略低于去年同期水平。

四、長三角、珠三角地區和二三線城市CIER指數較高,京津冀和東北地區就業競爭仍激烈

(一)不同行政區域

按照行政區域劃分對55個樣本城市[2]進行分類,得到不同行政區域2021年一季度CIER指數。

5不同行政區域CIER指數

5結果顯示,2021年一季度東部、中部、西部和東北地區CIER指數呈現依次遞減趨勢。具體而言,東部地區CIER指數最高,為1.08,就業市場相對寬松;中部地區次之,CIER指數分別為1.04;西部地區CIER指數為0.84;東北地區CIER指數為0.65,就業競爭較為激烈。

與上一季度相比,東、中、西部地區的招聘需求人數增幅小于求職申請人數,CIER指數環比下降;東北地區招聘需求人數則減少5.85%,求職申請人數增加20.71%,CIER指數環比也下降。與去年同期相比,各地區CIER指數有所回升。從企業需求端來看,東部和東北地區招聘需求人數增幅相對較小,中西部地區招聘需求回升明顯。其中,東部和東北地區招聘需求人數同比分別增加11.11%5.94%,中部和西部地區增幅則在30%左右。求職供給方面,東部和西部地區求職申請人數同比減少,降幅分別為12.94%2.19%,中部地區則增加18.26%,東北地區基本與去年同期持平。

6東北地區樣本城市CIER指數

6列出東北地區樣本城市的CIER指數。從整體變化趨勢來看,本季度東北地區CIER指數環比季節性下降,同比則基本不變。分城市來看,沈陽、哈爾濱、大連和長春四個城市的CIER指數仍相對較小,就業市場相對緊張。與上季度相比,上述城市的求職申請人數均有所增長,CIER指數下降明顯。與去年同期相比,沈陽、大連和長春的招聘需求人數增加,同時求職申請人數減少,CIER指數同比上升。特別是,沈陽的招聘需求人數較2020年一季度增加17.54%,增幅大于其他城市。哈爾濱的招聘需求人數同比則減少1.44%,而求職申請人數增加16.85%,CIER指數低于去年同期水平。本季度大慶的CIER指數仍相對較高。其招聘需求人數環比減少3.19%,求職申請人數則增加25.65%,CIER指數環比下降;同比變化方面,大慶的招聘需求人數增加2.14%,小于求職申請人數增幅,CIER指數較去年同期略有下降。

72021年一季度京津冀、長三角及珠三角地區樣本城市CIER指數

7和圖8列出京津冀、長三角和珠三角等重點地區及樣本城市[3]CIER指數。本季度京津冀地區CIER指數為0.61,較上季度有所下降,就業市場仍相對緊張。區域內石家莊和秦皇島的CIER指數相對略高,北京和天津的就業競爭更為激烈。同比來看,京津冀地區招聘需求人數增加12.29%,求職申請人數則減少10.71%,CIER指數較去年同期有所上升。

8京津冀、長三角及珠三角地區CIER指數

本季度長三角和珠三角地區景氣指數仍相對較高,CIER指數分別為1.191.22。環比來看,受求職申請人數增加的影響,本季度上述地區城市的CIER指數均呈現季節性下降。同比來看,長三角地區招聘需求人數增加8.83%,特別是無錫、常州、揚州、鎮江和嘉興等城市,招聘需求人數增幅在20%以上;而求職者端的投遞減少17.30%,如杭州、上海、寧波等城市,求職申請人數降幅在20%左右。在供求兩端共同作用下,長三角地區CIER指數較2020年一季度上升了0.21。珠三角地區CIER指數同比也回升。在廣州、佛山和東莞等城市需求帶動下,珠三角地區招聘需求人數同比增加14.65%,求職申請人數則減少14.85%,CIER指數上升了0.23。

(二)不同城市等級

按照2020年《第一財經》最新發布的中國城市新分級名單55個樣本城市[4]進行分類,得到不同城市等級2021年一季度CIER指數。

9不同城市等級CIER指數

9中結果顯示,2021年一季度二線城市CIER指數最高,為1.07,就業市場相對寬松;三線等城市次之,CIER指數為1.04;一線和新一線城市CIER指數較低,分別為0.690.93,就業市場仍相對緊張。與上季度相比,上述城市的求職申請人數均有大幅增加,CIER指數下降明顯。與去年同期相比,一線城市招聘需求人數增加8.95%,而求職申請人數減少17.74%,CIER指數同比上升了0.18,就業競爭略有緩解;新一線和二線城市招聘需求人數增幅相對較大,分別增加24.40%15.11%,求職申請人數變動幅度較小,CIER指數同比也上升;三線等城市招聘需求人數和求職申請人數分別增加9.23%9.20%,變動幅度較為接近,CIER指數同比略有下降。

3.2021年一季度景氣指數較高和較低的城市排名

從表3中可以看出,2021年一季度CIER指數較高的城市主要仍是長三角、珠三角和東部沿海地區的二三線城市,如嘉興、溫州、中山、泉州、佛山等。新一線城市中東莞、寧波和武漢的CIER指數也相對較高。與上一季度相比,上述城市的求職申請人數均有大幅上漲,CIER指數季節性下降。與去年同期相比,嘉興、東莞、泉州和佛山等城市的招聘需求人數增幅較大,而求職申請人數下降,CIER指數同比上升明顯。武漢的就業市場活力較2020年一季度回升明顯,招聘需求人數增加36.33%,但由于求職申請人數增幅相對更大,為86.22%,CIER指數同比下降了0.55。中山、寧波、淮安和咸陽的招聘需求人數則同比下降,特別是淮安的降幅為28.27%,但中山和寧波受求職申請人數也大幅減少的影響,CIER指數同比上升,而淮安和咸陽的求職申請人數增加,CIER指數同比下降。

本季度,北京的CIER指數為0.36,就業競爭最為激烈。沈陽、天津和青島等新一線城市景氣指數也仍較低。同時,貴陽和東北地區的哈爾濱、長春、大連作為二線城市,以及內蒙古自治區的呼和浩特和包頭作為三線等城市也仍在CIER指數較低的城市排名當中。上述城市的CIER指數環比均下降,但同比變化存在差異。與去年同期相比,天津、呼和浩特和貴陽等城市的招聘需求人數增加,且增幅大于求職申請人數,CIER指數同比上升;北京、沈陽、長春、大連和青島的招聘需求人數增加,求職申請人數則下降,CIER指數同比也上升;包頭的就業市場供求變化幅度較小,CIER指數與去年同期持平;哈爾濱的招聘需求人數減少,同時求職申請人數增加,CIER指數同比則下降。

五、大型企業景氣度仍最高,中小微企業就業仍相對緊張

10不同企業規模CIER指數

10列出了不同規模的企業在2021年一季度CIER指數的環比和同比變化情況。結果顯示,大型企業CIER指數相對較高,中型、小型和微型企業CIER指數相對較低。其中,大型企業CIER指數為1.59,中型企業CIER指數為0.65,小型和微型企業的CIER指數分別為0.780.94。

環比來看,中型、小型和微型企業的招聘需求人數環比減少,特別是微型企業,降幅為10.46%,而求職申請人數均大幅增加,導致CIER指數季節性下降;大型企業的招聘需求人數則逆勢上漲,環比增加22.66%,但由于求職申請人數增幅相對更大,CIER指數環比也下降。同比來看,大型企業招聘需求人數增加32.85%,遠大于求職申請人數的增幅6.33%,CIER指數較去年同期上升了0.32;小型和微型企業招聘需求人數增幅相對較小,但由于求職申請人數下降,特別是小微企業降幅為19.44%,CIER指數同比也上升;中型企業供求變動較小,CIER指數與去年同期持平。

六、民營企業CIER指數較高,國企就業競爭仍較為激烈

11不同企業性質CIER指數

11中結果顯示,本季度民營企業的景氣指數仍相對較高,國企的景氣指數相對較低。具體來看,民營企業的CIER指數仍最高,為1.01;股份制企業次之,CIER指數為0.78;合資、上市公司和外商獨資企業的CIER指數分別為0.51、0.630.43;國企的CIER指數仍最低,為0.37。

與上季度相比,民營和上市公司的招聘需求人數增加,但增幅小于求職申請人數,CIER指數環比下降;股份制企業、合資、國企和外商獨資企業的招聘需求則下降,同時求職申請人數增加,CIER指數環比也下降。與2020年一季度相比,各類性質企業CIER指數變化存在差異。其中,民營企業和上市公司的招聘需求人數上升明顯,增幅較分別為25.43%15.02%,而求職申請人數略有增加,CIER指數同比上升;股份制企業招聘需求人數增加10.36%,求職申請人數減少14.77%,CIER指數同比也上升;國企、合資企業和外商獨資企業招聘需求人數則分別減少12.99%、23.01%38.23%,且大于求職申請人數降幅,CIER指數同比則下降。

[1]本報告中涉及到行業、職業、區域、城市、企業規模和企業性質的分項CIER指數時,計算公式為:分項CIER指數=特定分項的企業招聘需求人數/該分項的求職申請人數。由于可能存在求職者多次投遞的情況,分項求職申請人數之和要大于總體求職申請人數,故導致分項CIER指數平均值不等于整體CIER指數。

[2]55個樣本城市中,東部地區城市為34個,占61.8%;中部地區城市為7個,占12.7%;西部地區城市為9個,占16.4%;東北地區城市為5個,占9.1%。

[3]根據2015430中共中央政治局審議通過的《京津冀協同發展規劃綱要》,京津冀地區包括北京市、天津市和河北省三地;根據2019121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長三角地區包括上海市、江蘇省、浙江省和安徽省全域;根據《珠江三角洲地區改革發展規劃綱要(2008―2020年)》,珠三角地區包括廣東省的廣州、深圳、珠海、佛山、江門、東莞、中山、惠州和肇慶。具體到55個樣本城市,京津冀地區包括:北京,天津,河北的石家莊和秦皇島4個城市;長三角地區包括:上海,江蘇省的南京、無錫、常州、蘇州、南通、揚州、鎮江、徐州,浙江的杭州、溫州、寧波、嘉興,安徽省的合肥、淮安,共15個城市;珠三角地區包括廣州、深圳、珠海、佛山、東莞、中山、惠州7個城市。本季度報告中使用經濟圈劃分標準與之前報告有差異,因此CIER指數略有不同。

[4]按照2020年《第一財經周刊》公布的城市等級劃分標準,在55個樣本城市中,一線城市包括北京、上海、廣州和深圳;新一線城市包括成都、杭州、重慶、武漢、西安、蘇州、天津、南京、長沙、鄭州、東莞、青島、沈陽、佛山、合肥;二線城市包括寧波、無錫、昆明、常州、大連、福州、貴陽、哈爾濱、惠州、濟南、嘉興、南昌、南寧、南通、泉州、廈門、石家莊、太原、溫州、徐州、煙臺、長春、中山、珠海;三線城市包括濰坊、揚州、大慶、呼和浩特、淮安、臨沂、洛陽、秦皇島、威海、咸陽、鎮江;四線城市包括包頭。為方便計算,將三線和四線城市統稱為三線等城市。本季度報告中使用城市等級劃分標準與之前報告有差異,部分城市的等級發生了變化,因此CIER指數略有不同。

來源:

http://news.hbtv.com.cn/p/1966455.html

 

更多資訊!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高校人才網官方微信(微信號:Gaoxiaojob)。

推薦信息
熱點信息
少妇人妻偷人精品免费视频,亚洲欧美自拍另类制服图区,青青青国产在线观看资源,99在线精品国自产拍不卡